手机赌博

首页 > 新闻中心 > 社会新闻 > 正文

【红旗漫卷黔东】?第二十三章 劫后余生

2

贺咏珍和丈夫汤福林都是湖南桑植人,同贺龙是老乡。

她在家乡一参加红军,就在军部工作。贺龙常开她的玩笑,说:“你就是我的干女,你就认我干爷爷罗!”

不久,夏曦叫她去红三军九师报到。九师师长是汤福林。去报到之前,夏曦笑咪咪地说关向应要给她办喜事。她摸不着头脑,又不好意思问,懵懵懂懂来到九师宿营地。

当天傍晚,九师师部办了两桌酒席。七师师长卢冬生等陪着贺龙、夏曦、关向应来了,他们叫上贺咏珍一起上桌就餐。席间,关向应向大家宣布:“今天晚上,是我们九师师长汤福林和贺咏珍同志的结婚之喜,主婚人是贺军长,证婚人是夏主席。”

这事情来得实在太突然了!贺咏珍顿时羞得满脸绯红,转身就往外跑。可是,贺龙的卫兵一家伙把她拦住,嘻皮笑脸地说:“红军部队不兴封建,去,坐下。“她被强拉硬扯地转回来,重新入座,然后,一直埋着头,既羞又喜。

A

德江枫香溪会议旧址

红三军进入黔东后,汤福林被撤掉九师师长职务,在军部反省——原来地在湖南永顺茨岩塘与国民党军队作战时,指挥不当,错失军机。

过了两个月,重新明确汤福林担任红三军参谋长。

这时,夏曦分配贺咏珍的工作——保管军部给养,并抽出时间给贺龙、夏曦、关向应做布鞋、洗衣服。但贺咏珍仍觉得工作轻松,嚷着还要干其他工作。一天,夏曦神秘地对她说:“给你一个新任务,负责秘密军事情报工作。你不是天天嚷着要干革命工作吗?现在实现了吧,但千万不得泄露啊!”

头一次,首长交给她一套全新的长布条男便衣,叫她用棉花蘸土酒擦洗,衣服上就出现了一句一行的字迹来。她把这些字抄下来,经首长检阅校对后,再刻在蜡纸上,油印出来,订成小册子,发到军部各处。从此,贺咏珍对工作十分满意。

一九三四年十月二十三日,汤福林带着九十几个战士到沙子被送粮去了,敌军趁傍晚袭击水田坝乡苏维埃政府。吃过晚饭,她和战友们刚冲出院落,敌人的几支枪对着贺咏珍射击。

当即她感到左膀一麻,就不由自主地从马背上滚下来,栽进水田里,昏过去了。次日,天朦朦亮,她才苏醒过来。幸亏附近的红军张班长听到枪声后,带领全班战士前来支授,敌人搞不清来了多少援军,才仓惶逃离。中午,汤福林赶回来,派人将贺咏珍送往军医院治疗。在医院只住了一夜,汤福林又派人将她抬回军部,随军治疗。

红军主力挺进湘西时,汤福林和弟弟汤银山牵着一匹黑马来接贺咏珍一起走。贺咏珍担心她的伤病影响行军速度,坚持留了下来。

贺咏珍由于叛徒出卖被俘,被国民党“清乡队”几次转卖给土匪做小老婆。几经周折,尝尽人间辛酸,最后逃出魔掌,经印江、思南往遵义寻找红军未果,后在绥阳县安家。

汤福林在长征中途经云南中甸桥头,与敌军作战牺牲。弟弟汤银山在湖南一次战斗中牺牲。

解放初,贺龙任西南军区司令员。贺咏珍从报纸上得知贺龙在重庆,便提着贺龙当年送给她的一口皮箱去重庆找贺龙。路上,她好不容易东挪西借的盘缠失落了,两天没有吃东西。

她几经打听找到军管会,门卫说贺龙到北京开会去了,她只好返回遵义。“文革”中,她遭到批斗,说她是叛徒,并将她那口皮箱摔烂。

黔东一别,她再也没见过贺龙。

AA

女红军张吉兰是江西永新人,和丈夫一起随六军团西征。

张吉兰的父亲是一个老赤卫队员,她长大后就参加了革命,在县妇联当干事。一九三二年夏天,她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这期间,她接受了慰劳红军的任务,领着姐妹们不分昼夜赶制“红军鞋”。

红六军团西征扩红时,张吉兰动员丈夫一同参加了红军。她被分在军团政治部,和李贞在一起,丈夫在一次战斗中牺牲。

在西征途中。张吉兰的身体被拖垮了。红二、六军团会师后,张吉兰留在黔东独立师。在与战友追赶红军主力时,经过松桃永安和秀山交界处的岩凤坨被川军拦阻,张吉兰等三十二名红军干部和游击队员被俘,后转交给永安乡张云梯处理。

张云梯见捉到一个女红军顿生事意,要拿她当小老婆。当她被俘时,敌人来搜身,她迅速从衣兜里摸出一件东西往水田里扔,敌人急忙扑下田去摸,拾起来是一颗私章,上面刻着“张吉兰”三个字,按照当地同姓人不能成婚的风俗,张云梯不能与她成亲。但张云梯不甘心到嘴的肥肉掉了,于是把她带到家里当奴仆使用,成天烧茶煮饭,端屎倒尿。

张云梯还是觉得亏了,后把她卖给甘龙的屠夫冉崇祯做小老婆,生育三女一男(男孩病死)。

解放军来到甘龙,她把自己的境况告诉首长,并要求跟着解放军,首长答应了她的要求。冉崇祯得知消息,立即去追她。经首长说服,她又才返回家中。

一九五一年至一九五四年了,张吉兰担任甘龙乡农协副主席。但组织对她是不是红军没有结论。

一九五七年夏天,一些红军将领的回忆录——《红旗飘飘》第一辑出版了。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位女将军李贞写的一篇文章《女红军张吉兰》收在书中。甘龙一个在县城读中学的学生在书店里看到这篇文章,欣喜地跑回家拿着书指点给她看。一股热流涌上她的心头,泪水止不住地从眼眶里流出来。

在李贞的回忆中——张吉兰牺牲了。

张吉兰几次请人写信联系未果,最后找人把自己的身世经历写好通过《红旗飘飘》编辑部转交李贞,不久就与李贞联系上了。

但李贞有些怀疑——明明张吉兰已经牺牲了,这不又冒出一个张吉兰来。李贞思来想去,还是决定回她一封信。信中说:“你可是真的张吉兰?一、你寄一张照片来;二、简述一下你参加长征的经过。”

于是,张吉兰新做了一套军装穿着照了像,给李贞复信说:“当年你住在我家。我们从江西老家出发时,天还未亮。我的父亲早为我们准备好了干粮,出门时,我们每人用枕头装了一大包米粑粑。”

张吉兰很快收到李贞的第二封信,信中征求她的意见:是愿到北京来工作,还是想回老家。张吉兰作了回家乡的选择。

一九五九年春暖花开时,张吉兰在松桃县委、政府的帮助下,带着二女和三女回到江西永新老家落户,组织上安排她在公社红军敬老院当院长。

类似失散红军贺咏珍、张吉兰的情况还有很多,比如在石阡困牛山战斗中的失散红军,躲过一劫之后,在当地改名换姓落户异乡,直至终老。(张春阳 张勇)

3

编辑:陈敏
相关阅读
关键词: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