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赌博

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走读武陵 > 正文

百岁老人忆红军:南腰界大坝祠堂打土匪

李文职讲述红军事迹。

李文职讲述红军事迹。

日前,在酉阳李溪镇思泉村坝竹(小地名),我们见到了精神矍铄的李文职。

李文职生于1917年,如今虽然已是百岁高龄,但红军在酉阳的事迹,他记忆犹新。

1934年6月,贺龙率领的红三军进入南腰界。

“红军就是从我家门前这条路上过去的。”李文职回忆,1934年6月,红军从他们家对面的沟里通过时,一路喊着“打不进,杀不进,一刀砍来是个白印印”的口号,迷惑了当地武装。

随后,红军在大坝、香田坝、唐家溪、杨家寨等地召开“谷担会”之类的群众会,展开了轰轰烈烈的打土豪、分田地,组织工农武装、建立人民政权的活动,让以国民党团总冉瑞廷为首的当地土豪劣绅十分恐慌。

然而,由于疑心红军是“神兵”,冉瑞廷不敢轻举妄动,只得让下属人员在大坝旧城乔装成商贩,以摸清红军的底细。

据李文职回忆,有一天,红军到大坝征粮,经过旧城时,在冉瑞廷设的商店吃汤粑(汤圆),冉瑞廷的大保正冉瑞清隔着竹林用枪将一名红军打倒在地。随后,冉瑞清向冉瑞廷汇报红军“打得进、杀得进”。冉瑞廷回答道:“只要打得进、杀得进,就不怕,就不要紧。”于是开始组织武装和红军对抗。

因为战士被袭击,红军开始派部队驻扎在旧城调查红军被袭事件。

因害怕红军清剿,冉瑞廷带领团防武装逃进大山,不时出山袭击红军和游击队员。为此,在1934年8月1日南腰界区苏维埃政府的成立大会上,贺龙明确提出要打倒冉瑞廷。

会后不久,贵州军阀杨其昌进犯黔东根据地。贺龙亲率主力七、九两师,离开南腰界,开赴淇滩,痛击来犯之敌。

这时,长期躲藏在深山的冉瑞廷以为反扑的时机已到。

1934年8月9日,冉瑞廷及其子冉崇侯带领地主武装侵犯南腰界,杀害了红军伤病员、游击队员及其家属,还与其他地区团防订立“联防同盟”,强迫群众参加“挨户民团”,并加固反革命据点大坝冉家祠堂,妄图负隅顽抗。红三军主力在淇滩、麻阳一带打败来犯之敌后,得知南腰界告急。贺龙立即派钟子廷率红十二团星夜返回南腰界,兵分三路包抄大坝场冉瑞廷的巢穴。

1934年8月28日晨,红军先头部队从甘龙经田坝到达南腰界岭岭坡,在空壳树附近消灭了冉瑞廷团防队的哨兵,经杨家寨、南腰界场,向大坝场挺进。冉瑞廷见红军主力部队返回,再次遁入深山,令其子冉崇侯抵挡待援。

此时,龙池、客村方向的两路红军在香田坝会合为一路,从另一侧包抄上来。冉崇侯慌忙撤离凉桥,连同当地保长、甲长等22人挟持100多名群众退回大坝场冉家祠堂,据险顽抗。

由于冉崇侯挟持了100多名群众在祠堂内,不宜猛攻,红军采取了“长期围困,争取群众,时机成熟,全歼顾敌”的方针,并组织被挟持在祠堂内群众的家属天天喊话,鼓励他们冲出魔窟。至1934年9月10日,被团防队武装挟持的群众陆续冲破约束,全部逃出祠堂。贺龙亲临前沿,部署总攻。

1934年9月12日晚,大坝祠堂总攻开始。红三军七师十二团团长钟子廷率领突击队战士,将湿棉絮裹在身上,向祠堂发起冲锋。后续部队用自制的土炮轰塌了祠堂的石墙,突击队突破了第一道障碍,在内圈展开肉搏战,战斗一直打到次日天明。冉崇侯企图利用拂晓的薄雾作掩护突围时,被红军击毙在祠堂外的田坎上。

“祠堂被攻破时,那22人只剩袁华四和冉正林两个还活着。冉正林逃出来时裤子都没穿,就跑到我们面前来……”李文职回忆道。

大坝祠堂战斗结束,彻底瓦解了冉瑞廷团防武装,之后的土改工作进行得十分顺利,群众参加革命的热情高涨,壮大了革命队伍,为红二六军团在南腰界的会师创造了良好的环境,对创建湘鄂川黔根据地起到了重要作用。通讯员:冉聪 郑文献文/图

编辑:滕娟
相关阅读
关键词: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