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赌博

首页 > 新闻中心 > 社会新闻 > 正文

【深度】20年筚路蓝缕 他把一穷二白的家乡变为“山中明珠”

8月22日,思南县塘头镇青杠坝村党支部书记冷朝刚忙完了一天的工作,晚饭随便吃了几口,又踏着沉沉暮色匆忙赶回办公室开会。

直至晚上8点过,冷朝刚才有时间坐下接受记者采访。大山里的青杠坝村,安静得只剩下悠长的蝉鸣。树枝在窗外轻轻地摇曳。

冷朝刚倚靠在办公室沙发上,面带倦容,他揉了揉眼睛和太阳穴,定定神儿后,又坐起来,挺直了背。

“20年前,我刚当上村主任,就暗自发誓,一定要干出个名堂来,带领村民致富过上好日子!”冷朝刚说。

如今,一个人均纯收入不足1200元的贫困村蜕变为人均为收入1.5万元的小康村,改写了“有女不嫁青杠坝,红苕拌饭酸菜下”的历史。如今,青杠坝村集体经济收入突破600万元,累计资产达到4000万以上。

一路走来,冷朝刚先后获得全省道德模范、全国道德模范、贵州省脱贫攻坚优秀基层党组织书记等称号。冷朝刚说,最令他骄傲的并非个人荣誉,而是“答应村民们的事总算完成了。”

微信图片_20190917132902.jpg

“这个家不好当!”

冷朝刚“答应村民们的事”,干起来并不容易。

青杠坝虽名“坝”,却地处犄角旮旯的石山窝,20年前,它是“贫穷”的代名词。

“那时村里连条像样的水泥路都没有,一下雨就泥泞不堪。家家户户都是破房子,冬天风呼呼地往里灌。”69岁的村民赵国生回忆起来直叹气。

村里穷,冷朝刚家也不例外。1978年,刚满15岁的冷朝刚被迫放弃学业,辍学下井挖煤,帮忙“挣公分”。

1993年,冷朝刚用攒下的钱进购了农用物资、油盐酱醋等物资卖给村民,同时又收购群众的农产品销到村外去。几年之后,竟成为村里的“首富”。

冷朝刚是富了,可青杠坝的村民们却还穷着。

有多穷?那时村民的年收入才1000元左右。

“一人富不算富,大家富才是富。”冷朝刚心里惦记着村里的发展。

微信图片_20190917132910.jpg

1999年冷朝刚参加村干部竞选,全票通过当上了青杠坝村主任。

放弃家中生意,把精力投向村里?一开始,冷朝刚遭到了家人强烈的反对。

“顾好自己‘小家’就好,何必去顾‘大家’。”妻子田儒翠劝说,“村里的这个‘家’可不好当!干好更不容易!”

田儒翠的担心不无道理。当年的青杠坝,不沿路、不沿河、不靠城,缺水、缺地,更缺钱。

亲朋也来劝说:“村民们学历不高,村里的大小事务开展起来不容易。你接下这个摊子,注定干不完的活,出不完的力。”

冷朝刚一声不吭,他不怕干活、不怕出力,就怕青杠坝村一直这么穷下去。

“他犟得很。”田儒翠倔不过丈夫,只好支持。这些年,青杠坝村渐渐改变了——村民变富了,村容村貌变美了,村集体帐上也变得有钱了。

田儒翠望着丈夫,笑了:“他的坚持是对的。”

坐在沙发上的冷朝刚没说话,脸上尽是藏不住的笑意。

“这一干就是二十年”

对于青杠坝村来说,2002年2月的那一场村民大会至关重要。

冷朝刚记忆犹新:“那天,我们村支两委班子做了一件‘大事’:动员村民种植经济作物大蒜、西瓜、辣椒。”召开村民大会的头天夜里,冷朝刚在床上辗转反侧:“让村民们改变原有的种植习惯,谈何容易!”

——这是冷朝刚跟村支两委走访调研后,为青杠坝村寻的“出路”:青杠坝缺水,种水稻缺水,种玉米不值钱,守着土地勤劳耕种,却越种越穷。而西瓜种植行距较宽,播种、定植时间较晚,前期生长缓慢,和大蒜、辣椒套种可以提高土地利用率,增加产量。

为解决销量问题,冷朝刚还跟亿农公司谈妥,收购大蒜、西瓜、辣椒。

微信图片_20190917132914.jpg

发展方向有了,销路搭建好了,冷朝刚心里稍微轻松一点,但怎么说服村民?

村民大会上,果然有不少村民提出了反对意见。

“西瓜、辣椒、大蒜又不是粮食,能卖钱吗?”

“亏了怎么办!”

“水稻玉米好歹还能抵饿……”

村民赵安吉一提出质疑,不少村民也随声附和着。

现场气氛有些紧张,冷朝刚沉默片刻,接过话筒掷地有声地说:“大家放心,种子我自己先垫资买给大家,亏了算我的!”

见村民有些犹豫,青杠坝村委员会赵晓虎在一旁建议道:“种子不要钱,大家可以试试!”又建议村民们回去多想想。

村民大会结束之后,冷朝刚和赵晓虎又去村民家挨家挨户的劝说。冷朝刚把自己的房产抵押出2万多元,买了250亩的大蒜、西瓜、辣椒种子发放给10多户村民,发展50亩轮作基地。

“结果种子种下去,当年每亩收入就比种粮食高出600多元。”冷朝刚笑着说。

看到别的村民挣了钱,青杠坝村村民们热情涨了起来,主动将水田改种大蒜、辣椒。

“那年我家就是靠2亩地轮作大蒜、辣椒、西瓜,年收入可达3万多元。”村民罗福权笑着说,他家的日子越过越有盼头。

而青杠坝村的发展,也走上了快车道。

微信图片_20190917132917.jpg

快车道上也需“加速度”。冷朝刚坚持“致富路上不能落下一个人”,于是他又引导全村228户村民以土地和现金入股,组建种养殖专业合作社,由合作社统一管理土地、统一购苗、统一购肥、统一技术,村民们收入又提高了许多。

就这样,操心着青杠坝村的发展,也操心着青杠坝人的日子,冷朝刚在村里一干就是二十年。

“我的根就在这里”

“跳出青杠坝,发展青杠坝。”2010年,冷朝刚去江苏省江阴市华西村参观学习后,他又有了新的梦想。

在华西村学习的日子,冷朝刚很喜欢找村民拉家常,听他们说生活、聊变化。在村民们质朴的叙述中,他读懂了华西村的‘发展经’。

“不仅要‘取经’,更要学以致用。”冷朝刚回村后,难掩心中的激动,拉着赵晓虎聊:“现在我们村经济发展虽有了起色,但还远远不够,只有发展集体经济,才能走得更长远。”

商议之后,说干就干!冷朝刚与赵晓虎两人筹资20多万元,流转村里10亩荒山发展集体经济。

那时恰逢思南到剑河的高速公路过境青杠坝。冷朝刚笑着对赵晓虎说:“我们的机会来了,高速公路需要移民搬迁,我们恰好也需要生态移民。”

冷朝刚与高速公路建设方商量,又协调村民搬迁,最终,高速公路建设方则帮助把村路荒山挖平,并流转给村民修建房屋。

忆往思今,从山上搬到山下,村民李代富感慨:“冷支书让我们过上了好日子。”

之后,冷朝刚抓住贵州省委、省政府发展集体经济好政策,组建劳务公司,承揽村里和市场上的小工程、小项目。村级集体经济收入得到了快速增长。“这一笔收入大60%都给村民分红。冷支书还给自己和村支两委党员干部立下规矩,村集体每年的收入,村干部不从中拿一分钱作为回报。”赵晓虎说。

青杠坝越来越美,荒山变果园,绿色满庭院,村民笑开颜,整个村庄焕发着青春的活力。而白发却悄悄地爬上冷朝刚的双鬓。

微信图片_20190917132921.jpg

他摸摸头发,笑着说:“哎,岁月不饶人,老了。”

自称“老了”的冷朝刚壮心不已。“我们仍然没有停止探索的脚步。”顿了几秒,他坚定地说,“我的根就在这里,我会一直干下去。”(彭典)

编辑:陈敏
相关阅读
关键词: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