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赌博

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手机赌博要闻 > 正文

【深度】贵州第一山为什么是梵净山?戳进来揭晓答案……

微信图片_20191201091642.jpg

2018年7月2日,贵州梵净山,一举成为中国第53项世界遗产。

在此之前,外地人也许知道贵州的黄果树瀑布,也许知道赤水丹霞、荔波喀斯特,但对于梵净山绝大多数人可能连名字都没有听过。

为什么是梵净山?在世遗大门外排队的那些中国名山,明明更加声名显赫,如长白山、衡山、恒山,更不用提申遗20多年而不可得的华山,是因为贵州的好运集中爆发?,是因为它是佛教五大名山之一?,还是因为它的相貌出众?

都不是!!!

第一,梵净山的山形虽然特别,但黄山、庐山、华山等还是要更胜一筹,更不用提西部众多的巍峨雪山。

第二,所谓佛教五大名山,也并未被人们广泛接受,真正被广泛认可的只有峨眉山等四大名山,梵净山最多算一个区域性宗教名山。

▼(佛教四大名山分布,制图@王朝阳/星球研究所)

1.jpg

看来,要真正了解梵净山的价值,已经不能用我们平常看待名山大川的方式,因为它真正出众的不是外形、不是宗教,而是它所孕育的生命。

亘古至今,人世间滚滚红尘,梵净山如同一叶孤岛,在危急时刻接连三次出手,助力生灵繁衍存续,就像生态学专家吉姆·桑赛尔所说:“梵净山就像一个生态孤岛,上面有很多物种在里面生存、发展,它的周边就是人类活动的海洋”。

一、诞生

梵净山位于贵州东北部,核心区与缓冲区面积约775平方千米,不足中国960万平方千米国土的1万分之一。

▼(梵净山在中国的位置示意,制图@王朝阳/星球研究所)

2.jpg

2.2亿年以前,它所在的中国南方,大部分地区尚是一片海洋,海洋中的生物碎屑及其他颗粒不断堆积,形成碳酸盐岩。

▼(碳酸盐岩沉积示意,制图@张靖/星球研究所)

3.gif

随后,太平洋板块与亚欧板块发生碰撞,中国南方崛起成陆

大量碳酸盐岩也出露地表,裸露区面积高达50万平方千米、总厚度10千米,如同一片由碳酸盐岩构成的“海洋”。

▼(中国碳酸盐岩分布图,红线内为密集区域,制图@王朝阳/星球研究所,参考《中国自然地理图集》)

4.jpg

这些碳酸盐岩极易被水溶蚀,形成著名的喀斯特地貌

▼(喀斯特峰丛峰林地貌演化模式图,制图@星球研究所,依据@朱学稳《桂林岩溶地貌与洞穴研究》)

5.jpg

亿万年的水流冲刷之后,贵州的大地被蚀刻得千疮百孔、支离破碎。

▼(卫星拍摄的中国南方一处喀斯特地貌,底图源自@Google Earth)

6.gif

而梵净山的隆起则打破这一格局。6500万年前以来,印度板块与亚欧板块碰撞,贵州东北部强烈隆升,梵净山外围的碳酸盐岩,在隆升中逐渐被水流溶蚀,山体真容得以露出。

▼(梵净山隆起示意图,制图@张靖/星球研究所)

7.gif

它的主体是与碳酸盐岩完全不同,且不易被水溶蚀的另一类岩石——变质岩。

▼(梵净山的变质岩非常古老,形成于距今约8亿年前,下图为其中一种变质岩的形成示意;制图@张靖/星球研究所)

8.gif

以山顶为中心,梵净山的山体呈现为中间突起、两头收窄的桃核状,有如一枚碳酸盐岩海洋中的变质岩孤岛。

▼(梵净山及周边卫星图,底图源自@Google)

9.gif

最高峰凤凰山海拔2570.5米山体雄浑,身姿巍峨。

▼(凤凰山,摄影师@杨秀方)

10.jpg

海拔2493米的老金顶次之,由板状的变质岩一层层堆叠而成,山势嶙峋。

▼(老金顶,摄影师@何雄周)

11.jpg

凤凰山与老金顶之间则是异常突出的新金顶

▼(新金顶,摄影师@覃光辉)

12.jpg

晨昏之时,四周红云映照,故又名“红云金顶”。

▼(红云金顶,摄影师@石耀臣)

13.jpg

金顶矗立在狭窄的山脊上,高差达数百米,风化侵蚀之下,坚硬的岩体崩裂形成一道峡缝,金顶一分为二。

▼(人们在两峰之上各建有一座寺庙,左侧为释迦殿,右侧为弥勒殿,图片源自@视觉中国)

14.jpg

无论从哪个角度观看都会被它醒目的外形所吸引。

▼(航拍新金顶,摄影师@徐俊)

15.jpg

如若把视线拉远,凤凰山、新金顶、老金顶,以及连接彼此的山脊还会勾勒出了一副仰卧的人形形象,人称“万米睡佛”。

▼(万米睡佛,右侧凤凰山为人脸,中间为肚子,左侧为新金顶、老金顶,摄影师@何雄周)

16.jpg

更多的变质岩山体则在大自然亿万年的雕刻下,形成了千奇百怪的独特造型,如“老鹰岩”

▼(老鹰岩,摄影师@石耀臣)

17.jpg

“万卷经书”

▼(万卷经书及周边,为一层层堆叠的变质板岩,远观如一摞摞经书,故名,摄影师@覃光辉)

18.jpg

“太子石”

▼(太子石,摄影师@何雄周)

19.jpg

各种奇石,惟妙惟肖、妙趣天成

▼(请将手机横屏观看,蘑菇石和鲤鱼吐珠,摄影师@李贵云)

20.jpg

至此,变质岩构成的梵净山已经诞生,它与周围的碳酸盐岩将走上不同的道路,对生命的三次出手助力也即将展开。

二、第1次出手

梵净山为周边区域拔地而起的最高峰,来自太平洋的东南季风与来自印度洋的西南季风翻山越岭在此交汇。

▼(东南季风、西南季风对梵净山的影响示意,制图@王朝阳/星球研究所)

21.jpg

随季风而来的暖湿气流受山体阻碍向上爬升,遇冷凝结,山间云雾弥漫成为常态。

▼(云海,摄影师@何雄周)

22.jpg

高耸的新金顶也掩映在缥缈之间

▼(梵净山,摄影师@邱军)

23.jpg

云雾中的小水滴衍射太阳光,在特定的条件下还会形成佛光,梵净山蘑菇石、九皇洞、新金顶都是佛光的多发地带。

▼(佛光,摄影师@覃光辉)

24.jpg

蒸腾的气流转化为充沛的降水,梵净山年降水量高达1100-2600毫米。相比之下,中国季风降水最丰富的东南沿海年均降水量约为1400-1800毫米,而深处内陆腹地的梵净山居然与之相当,不可谓不神奇。

▼(缆车中拍摄的雨中梵净山,摄影师@笑飞雪)

25.jpg

充沛的降水以山顶为中心向四周斜坡发育出放射状水系,四下奔流。

▼(观音瀑布,摄影师@杨秀方)

27.jpg

如此多的水流,如果是出现在梵净山周围的碳酸盐岩地区则会大量下渗,并让地表的土壤冲刷流失,形成石质荒漠“石漠”,非常不利于植被的生长。

▼(水流溶蚀碳酸盐岩示意图,又称石灰岩,图片源自@Vancouver Island University)

28.jpg

但在梵净山,难以溶蚀的变质岩使得降水多在地表汇聚形成溪水、河流,每年可以为周边地区提供上亿立方米的洁净淡水,这在石漠化严重的贵州是极为重要的。

▼(马曹河,摄影师@何雄周)

29.jpg

充足的水源、肥沃的土层,再加上梵净山所处的亚热带环境,水热条件可谓优越,为动植物生存栖息提供了优良的环境。据不完全统计,梵净山的野生植物有4394种,森林覆盖率达80%以上,无论质量还是数量,都优于周围碳酸盐岩地区。

▼(梵净山阔叶林,摄影师@何雄周)

30.jpg

尤其是高山杜鹃,它难以在周边碳酸盐岩环境中存活,却在梵净山大面积繁衍,每年4-5月满山的杜鹃竞相绽放,一片烂漫。

▼(高山杜鹃林,图片源自@梵净山管理局)

31.jpg

这便是梵净山助力生命,突破石质荒漠的第1次出手,第2次出手则开始于寒冷的冰期。

三、第2次出手

梵净山地处亚热带,随着海拔的增加,温度逐渐降低,至山顶一带年均温度只有5-6°C,往往山下郁郁葱葱、山上白雪皑皑。

▼(摄影师@何雄周)

32.jpg

在数千米的垂直距离内,梵净山跨越了中亚热带、北亚热带暖温带、中温带等四个温度带。

▼(梵净山垂直温度带,制图@王朝阳/星球研究所)

33.jpg

相当于水平距离上数千千米的变化

▼(中国气候区划,制图@王朝阳/星球研究所,依据@《中国地理图集》)

34.jpg

不同海拔的温度带可以满足不同植被的生长需要,包括1300-1400米以下的常绿阔叶林带,1400-2200米的常绿、落叶阔叶混交林,2200-2570.5米的亚高山针阔混交林和灌丛草甸带,这便是山地的垂直自然带。

▼(梵净山垂直自然带,制图@张靖/星球研究所)

35.jpg

距今260万年以来,每当冰期来临,全球温度大幅下降,一些动植物因为无法适应寒冷而消失。

▼(冰雪中的新金顶,摄影师@覃光辉)

36.jpg

但在梵净山,垂直自然带开始发挥作用,原本生活在较高海拔的植物逐渐向温暖的低处迁移,当冰期结束气温回暖,它们又往较凉爽的高处回迁,一下一上之间让古老物种得以延续,这便是所谓的孑遗物种(孑音jié)。

▼(生物避难迁移,制图@张靖/星球研究所)

37.gif

如珍稀的珙桐,居然在梵净山成片分布,树高可达20余米。

▼(珙桐,第三纪古热带植物的孑遗,喜欢在潮湿背阴的环境下生活,梵净山深切沟壑中的潮湿环境则满足了珙桐的生长需求,摄影师@何雄周)

38.jpg

每年春末夏初,珙桐花开,枝头大型的白色苞片随风摇曳,宛如飞翔的白鸽,因此也被称为"中国鸽子树"。

▼(珙桐,摄影师@何雄周)

39.jpg

还有高达40米、叶美花靓的鹅掌楸

▼(鹅掌楸,摄影师@何雄周)

40.jpg

41.jpg

最为珍稀的是梵净山冷杉,它是梵净山的特有种,幼年期生长缓慢,40年后才加速生长,树龄可达300多年。

▼(梵净山冷杉,图片源自@梵净山管理局)

42.jpg

就这样,梵净山成了冰期生命的诺亚方舟,报春花属、龙胆属、吊钟花属、马先蒿属等等众多有着上千万年历史的生物得以延续生命。

那么,它的第3次出手,又是从谁的手底拯救生灵呢?

四、第3次出手

伴随着末次冰期的到来,现代人类的祖先在生存压力下,走出非洲向全球迁徙。在中国,人类的足迹遍布大地,形成新的汪洋大海。

▼(中国人类足迹指数地图,通过城市建设、土地利用、道路分布、夜晚灯光等多个指标衡量人类对环境的影响,颜色越红表明影响越大,数据源自@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The Wildlife Conservation Society, 制图@王朝阳/星球研究所)

43.jpg

人们在梵净山周边垦殖农田、开采朱砂,明清时期,土司之间攻伐不断、盗匪不绝。

▼(《镇国寺碑记》)

“环山居民遭此劫杀,杀绝者不下七百户,杀葬者何此四千余命”

朝廷称与当地割据势力为武陵蛮,不断进行大规模战争,并斥巨资修筑长达190千米的南方长城。

▼(南方长城,位于梵净山以东湖南湘西州,摄影师@刀哥)

44.jpg

密集的人类活动使得梵净山周边的生态环境被大肆破坏。

▼(1832年清代道光朝所立《勒石垂碑》)

“奸徒梅万源等,在彼砍伐山林,开窑烧炭,从中渔利”

原本连接青藏高原、云贵高原、江南丘陵直到台湾山地的山地生物廊道

彻底断裂。

人类进逼而动植物退却

孤岛梵净山再次出手

大量灵长类动物避难于此

最著名的便是黔金丝猴

▼(黔金丝猴,摄影师@崔多英)

45.jpg

因为其它栖息地的破坏,梵净山成了它们最后的家园。

▼(黔金丝猴,摄影师@何雄周)

46.jpg

它体长60-70厘米,尾巴又细又长,状如牛尾非常醒目。

▼(长着细长尾巴的黔金丝猴,摄影师@奚志农)

47.jpg

与川金丝猴、滇金丝猴一样,黔金丝猴也属于仰鼻猴属,原来都居住于热带雨林,在后来的迁徙中逐渐分化,黔金丝猴是其中数量最稀少的一种,目前仅存约800只。

它们生存于海拔1300-2000米之间,以植物嫩芽、嫩叶、花、果实为食,内部分为多个家族。为了觅食,各个家族按照一定的顺序围绕着梵净山移动。

▼(黔金丝猴大群体活动线路图,制图@王朝阳/星球研究所,依据@杨业勤等《梵净山研究:黔金丝猴的野外生态》)

48.jpg

它们以跳跃方式在树冠层移动,四五米的距离往往一跃而过,每天生活就是在“游走-摄食-休息-游走”中循环往复,中间还包括梳理、嬉戏,但长期的记忆令他们特别惧怕人类,每天要换三四个或更多地点,从不在同一地点长时间停留,一遇危险便会迅速逃离。

▼(黔金丝猴,摄影师@奚志农)

49.jpg

五、保护孤岛

3次危急时刻,3次出手相助。在国内生态环境普遍告急的今天,梵净山这样一片面积不大的孤岛,自然植被依然保持了相对原始,成为6000多种动植物生存、繁衍、演化的场所,这里有全球亚热带地区最大的连续分布的水青冈林。

▼(亮叶水青冈,又名山毛榉,摄影师@梵净山管理局)

50.jpg

有树龄超过600年的古茶树

▼(古茶树,摄影师@何雄周)

51.jpg

有全球最高大的紫薇树

▼(紫薇王,紫薇花开时土家青年男女以树为媒互定终身,摄影师@何雄周)

52.jpg

也有喜欢在地上、悬崖上活动的藏酋猴

▼(藏酋猴,摄影师@何雄周)

53.jpg

黑叶猴

▼(黑叶猴,摄影师@何雄周)

54.jpg

生活在小溪、阴河和深水潭中的大鲵

▼(大鲵,摄影师@何朝清)

55.jpg

喜欢缠挂树梢的竹叶青蛇

▼(竹叶青蛇,图片源自@梵净山管理局)

56.jpg

还有237种明星鸟类

红腹角雉

▼(雄性红腹角雉,摄影师@崔多英)

57.jpg

红腹锦鸡

▼(红腹锦鸡,摄影师@张强)

58.jpg

冠鱼狗

▼(冠鱼狗,第2张为冠鱼狗捕蛇的画面,摄影师@杨帆)

59.jpg

60.jpg

白领凤鹛

▼(白领凤鹛,摄影师@何雄周)

61.jpg

它们共同组成了梵净山的生物多样性,千姿百态、举不胜举。

今天,贵州的开发日新月异,希望同时也能保护好这片生命的孤岛,让它继续屹立红尘。

▼(摄影师@覃光辉)

62.jpg

P.S:主要参考文献:周政贤等《梵净山研究》、贵州梵净山科学考察编辑委员会《贵州梵净山科学考察集》、高林志等《黔东地区梵净山群与下江群凝灰岩SHRIMP锆石U-Pb年龄》、杨业勤等《梵净山研究:黔金丝猴的野外生态》、王敏等《贵州省梵净山区新元古代的年代学格架极其大地构造意义》、李渤生《世界唯一:重新认识梵净山的价值》

编辑:滕娟
相关阅读
关键词:
0